“你一票我一票”背后 粉丝集资为何总摊上糊涂账?

时间: 2020-06-15 17:20 来源: 人民网

  最近,《青春有你2》《创造营2020》《少年之名》先后引发热潮。为了送喜欢的偶像成团,粉丝们铆足干劲,除了投票助力,还花钱“氪金”。在某饭圈交易平台上,偶像选秀的粉丝集资已呈霸屏之势。

  所谓“你一票我一票,爱豆明天就出道”,然而,随着粉丝集资增多,账目不明、“集资倒灌”,甚至携款跑路等问题也不断涌现。

  追星一定要花钱?

  为偶像花钱并不是一个新概念,早在2005年,《超级女声》就曾引发全民投票热潮。

  观众可以通过手机、固定电话来进行投票,每条短信收费从0.5元到3元不等,每个号码最多投15票,每次比赛结束后,选手票数清零。据媒体预计,光短信投票一项《超级女声》的收入就达上千万元。

  也是从那时起,“追星族”开始引发社会关注,他们除了在贴吧、QQ、论坛上传播信息,还在线下举行拉票活动,动员路人投票。

  而随着社交媒体的发展,以及日韩偶像产业的影响,零散的粉丝形成有组织、有分工的群体,官方后援会、粉丝站子等应运而生。追星不再是一个人的孤独,而成为一群人的狂欢。

  追星的方式也开始变得多样化,粉丝们除了支持作品、购买周边产品,还可以刷数据、反黑、做应援、拍摄图片视频、做公益、买杂志、买代言产品等。不仅要花费精力,还要投入真金白银。

  与以往不同的是,“追星一定要花钱”似乎已成为很多粉丝的共识。有粉丝曾揭示饭圈的隐形“鄙视链”:“出图的前线瞧不起屏幕饭,屏幕饭里拼销量的瞧不起不出钱白看图的。”曾有业内人士分析,当下的粉丝群体已经将资本和市场的逻辑内化。

  应援一定要集资?

  粉丝们的这种心理,也给集资提供了土壤。“一人一票”的选秀早已过时,饭圈有组织的输出成为常态。每个人出几十块到上千块不等,积少成多,粉丝称为“集中资金办大事”,通过资源的合理利用实现利益最大化。

  近年来,偶像选秀集中爆发,粉丝集资也逐渐升温。据媒体报道,数据显示,《创造101》总决赛的22名选手中,有9名选手的粉丝集资金额超过百万元,截至决赛当日,其公开集资总额超4000万元。孟美岐更是打破单人粉丝集资纪录,集资高达1200万元。《偶像练习生》热播期间,前20名练习生的粉丝在单一平台上的集资额也达1300万元。

  刚结束的《青春有你2》中,获得第一名的刘雨昕,其粉丝后援会曾在某交易平台发起多次集资,金额最高的一次达167.8万元。

  为了激励粉丝的集资热情,饭圈还发明了独特的方式,譬如插旗、拔旗、battle等。

  插旗,就是某位粉丝向其他粉丝承诺,当集资金额或参与人数达到某个目标时,便会追加一定金额。而拔旗则是达到目标后,该粉丝则兑现承诺。

  集资battle是不同的粉丝群体合作,以battle的名义来比拼哪边集资金额多,与插旗相比,集资battle更能激发粉丝的胜负欲,带动粉丝出钱。今年4月份,由于同个时段并发多个battle,某交易平台的支付通道还一度陷入拥堵。

  集资金额意味着名次?

  此外,也有文章指出,选秀综艺的赛制正催化粉丝经济跑步进入爆发期。

  《超级女声》时,为了让偶像走得更远,也有粉丝在网站上号召集资,集体购买联通卡和移动卡号码为偶像投票。不过在当时,这一行为被认为是“公开造假”,后来网站将此帖删除。

  而进入互联网选秀时代后,观众的参与方式也更多。比如2018年《创造101》曾开通四大点赞通道。节目也会举办一些品牌活动,观众购买产品可投票,票数多的选手会获得相应资源。

  这两年的玩法也再次更新,《青春有你2》《创造营2020》除了官方助力通道,还开辟了“奶票”,粉丝购买品牌产品可额外获得助力机会,这也被认为是拉开差距最好的方法。

  之前,集资的钱主要用来统一购买打投的账号,再将账号交给有时间的人投票。而如今,粉丝们除了打投,还要大批量买奶,或通过别的渠道买“奶票”。此外还有数据维护、应援等。

  在粉丝们看来,集资是粉丝购买力和粉丝黏度的直接量化表现,也有人认为,集资输出的票数几乎决定是否能出道。

  粉丝集资为何总摊上糊涂账?

  然而,看似热闹的粉丝集资背后,也有重重隐患。粉丝集资多由后援会或粉丝站发起,但管理人员和资金信息并不透明,监督机制也不完善。

  在刚结束的《青春有你2》中,某位训练生的后援会就被粉丝质疑账目明细错误,65万奶票下落不明。随后,该后援会进行重组并由粉丝监督组查账,核查结果显示,确实有20余万结余此前未公布。

  另一位训练生的后援会会长则引咎辞职,起因是集资账目明细中有一部分被标为“倒灌”(即把之前集资的钱打到新的链接里,一笔钱算两回),随后该会长澄清,这笔钱是她自己垫付后取出的,并非“倒灌”。

  粉丝集资惹争议并非孤例,此前也曾出现过“粉头卷款跑路喜提海景房”、“粉丝卷款20万跑路”等消息。

  这种花钱为偶像应援的文化对青少年的消费观影响也不小。去年,就有粉丝为送喜欢的偶像出道,不惜借花呗、网贷投票。

  有时,粉丝对偶像过于沉重的爱也会变成一种负担,一不小心就会“反噬”。有不少明星就明确拒绝集资,比如胡歌、朱一龙、秦岚、王凯、刘诗诗等。

  粉丝经济是门好生意,但不应该变成一本糊涂账,这需要各方承担责任、及时监管。粉丝集资前也最好三思,不要让打钱时的笑变成维权时的泪。

编辑:王柚

相关阅读